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第三封信—

赫丘:

展信佳!

你现在住的地方环境似乎很好,那棵大榕树感觉就像是一座宫殿一样,很气派呢。你说的那个店主一定善良又美丽,我能想象的到她那头长发有多引人注目。但那只猫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在那里的呢?或许就是因为她的行为而被店主留下来看管,不让他犯更大的错?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想罢了。

现在是早晨,我难得醒那么早——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被鸟叫声吵醒了。我正坐在旅店的一楼的一角,和许多这里的旅店一样,一楼二楼是餐厅,剩下的都是供人住宿的房间。不过我住的这里是焊接的木质旅店,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楼上的人把地板踩得“咯吱”直响,让人怀疑木头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下来,小孩子穿着锃亮的小皮鞋,故意把它跺的“噔噔”响,厨房里锅碗瓢勺叮当作响,周围的窃窃私语声,翻书声,走路声,和着周围的声音,欢快的让人忍不住微笑。

这里的人们热情又淳朴,建筑风格和我之前遇到的都很不一样——他们这里有许多的门和窗,在许多小胡同里连地上都有门。如果你打开门,就会发现里面的空间小小的,里面放了一些东西,几枚硬币,几颗糖果或是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旁边往往还附着一张小纸条:“恭喜你找到了妖精的礼物,现在它们属于你啦!”纸条上的字会根据放入的东西,或者放入人的心情而变,除了“妖精的礼物”,也有“恶龙的宝藏”“冒险中的补给”之类的字样。这里的小孩子很热衷于这样的游戏,我刚来到时也因为老板的推荐而来过这里几次,找到后按当地的规矩,也往里面放了一些东西,让下回找到这里的人也有所收获。

这个旅店生意很好的样子,当地人有的也会从远处赶来买早餐,顺便一提我点的青蜜饼到现在还没有上。青蜜饼算是当地的一种特产,据说非常美味,我才点了一份来尝,但一直都没有给我上。去询问的老板娘,得到的回答是“已经送过去了”。再三确认后,老板娘认为可能是店里养的蒲鼠把饼偷吃去了。蒲鼠是这里的一种可爱的小动物,它们有着小圆耳朵,浑身长着长长的毛,但因为毛太长了,会把爪子给盖住,再加上跑的快,远处看就像是一个飘飘忽忽的小毛球。为什么是小毛球?因为它们小小的,只有小孩子的半个手掌大,叫声也是可爱的“噗尼噗尼”。蒲鼠的尾巴很长,有身长的一到两倍吧,上面是短绒而不是长毛。除了家养的是单独生活以外,野生的蒲鼠多为群居。其实我挺想养一只的,可惜几天前我看到了蒲鼠掉毛的壮观景象,吓得我再也不敢养了。

那天天阴沉沉的,老板娘上来挨个儿提醒不要出门,说是这两天是蒲鼠掉毛的时候,要小心一些。我本来还不太在意,直到我拉开了窗帘,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

外面到处都飘着细细长长的绒毛,灰的,黑的,白的。它们从小胡同里窜出来,或者从森林那儿不远千里飘到这边来安家。街上的人都是这里志愿来清扫的,带着口罩和护目镜,互相传话都是用喊的。惊魂未定的到楼下要了一杯千甜茶压惊,然后就被老板娘科普了一下蒲鼠掉毛的事情——蒲鼠掉毛也就是春天的某几天,突然就来的那种,掉了毛以后的一两天,就会下一场大雨把毛冲走,不过取而代之的是排水系统的烦恼。这里出现的蒲鼠毛大多是森林那里群居的或者这里的流浪蒲鼠,家里养的会在这之前就被寄养在专业的店里来应对掉毛。当天晚上老天就回应了老板娘的话,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的街上果然干净明亮,不过我再也没有去想养什么蒲鼠了。

总之,那只蒲鼠大概是昨晚才被接回来,闷了几天的它很开心的搞起了事情,而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受害者——青蜜饼被它吃掉了。

现在一碟刚出炉的青蜜饼摆在我的眼前,我要去安抚我的心灵和肚子啦,下封信见啦。

                                                                             希弥

                                                         旅店一楼某角落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