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补梦人、捕梦人和铺梦人

*终于完结了!!!感谢翻了我个人主页的人,不然根本想不起来还有个坑orz

安宁他们大概是梦境中上班最早的了。

在人们还没进入梦乡时,他们就已经开始上班工作了。

从记忆中挑选场景,再根据人们所想的人或物创造出梦境,这大概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由来吧。

铺梦人被称作铺梦人,可不是只有创造梦境这一项工作。在完成创造以后,他们还要把通向梦境的路铺上鲜花或者红毯,好让人们的意识和梦境连在一起。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会有一位铺梦人负责,每个铺梦人的性格和习惯都不一样,如果这天的你很想早些入睡,却有一位慢性子的铺梦人——那可就太糟糕了——铺梦人没有把意识和梦境连接起来的话,可是没有办法睡着的呀。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的你,一定不会想到是因为一位慢慢悠悠的铺梦人才这样的吧?

话是这么说,但像安宁这样活泼过头的女孩子来当铺梦人,说不定对于在睡梦中的人来说也是一个灾难呢?

安宁其实每次创造梦境都很迅速,梦境的完成度也很高,但是在把意识领进梦境的路上,安宁总喜欢把没处放的精力投入到里面,比如说……添加一些小惊喜。

鲜花和小号对于安宁来说是固定搭配,也因为这样,她负责的那个人总会在半夜出现幻听,怎么也睡不好,不过如果那个人是一个作曲家的话,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出现灵感呢?

有的时候过于无聊,她就会修成过山车或者悬崖蹦极这样的路线,结局往往是人们感觉自己在往下掉,一蹬腿就醒了过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安宁有时候会被别的铺梦人投诉,理由是安宁负责的被惊醒的人惊醒了其他铺梦人负责的人,害得铺梦人又要加班。

对了,前面也提过,铺梦人上班都很早,所以只要负责的人进入梦乡,他们也就可以下班了,不过万一那个人中途醒了一次又要睡,他们就要再去上班到那个人睡着为止。

好不容易把今天负责的人扔到梦境里,安宁呼了一口气,下班就是一天开始,现在要去做些什么呢?


—第四封信—

亲爱的赫丘:

展信佳!

真是好久都没有写信了呢,猛的提笔都不清楚要讲些什么。但实际上我还是有好多想和你讲的,就挑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写给你吧。

在不久之前,我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国家。与其说是国家,我想叫它“学校”会更好一些。

那儿的国王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小老头儿,他总喜欢带着一副有着细细黑边儿的眼镜,手里拿着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那个小册子只有他的王后——一位梳着利落短发的、看起来很精神的老婆婆看过,但是里面写了什么,谁都不肯说。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里的国王和王后,他们就住在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城堡里。城堡并不是想印象中的,有着很多小小塔尖构成的城堡,后花园也不像童话中开满了蔷薇或者玫瑰。只是像平常的学校一样,有着四五层高度的楼建在那里,有一些房间里挂着黑板,摆着桌椅,就像一间真正的教室一样。往里走就是看起来很大一圈的跑道——据说是半开放的后花园,周围按照王后的喜好种着一些花,跑道里面是绿莹莹的草坪。

王宫里面的限制其实是很宽松的,但每人一天只能进一次,每年王宫都会给居民发放一个小本本,里面印着小表格,人们拿着这个小本本就能进到王宫里了,进去盖个小蓝章,出来时再盖个小红章,就像是签到一样。

大家其实都很喜欢到这里来,小孩子在草地上踢球、做游戏,也有人到城堡的一楼二楼去看书学习——那里是对外人开放的,里面有黑板、桌椅和一些书柜,有时候知识渊博的国王也会出现在那里,回答大家的问题。

就在我离开的前几天,王国里出了件怪事:粉笔头总是无缘无故的消失,孩子们出于好心在王宫里装饰的板报莫名其妙的被人抹干净了。小孩子们难过的围成一团去找国王告状,本来脾气就不好、又见不得小孩子难过的国王气的直揪自己的胡子,同时宣布一定要把这个偷粉笔头不知道要干什么、又让孩子伤心的坏家伙捉拿归案。

抓小偷的事情又漫长又麻烦,省去“把夜里视察王宫图书管理员误认为小偷”、“本想做机关网住罪魁祸首自己却成了倒霉蛋”、“掰了一堆粉笔头想守株待兔却把自己滑倒了”等等一堆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以外,这件事还是很顺利的。

被捉拿归案的人呢?称呼它为“人”也不大合适。犯下这些错误的家伙是一只据说来自号称“清理工”一族的圆滚滚的扎手毛球。

这个种族的毛球天生就长着一身又短又硬的毛,很适合用来擦东西。根据族内家系的不同,又分为擦粉笔、擦油性笔、擦玻璃、擦瓷砖等等的毛球,它们不仅是擦这些的,有的时候还会以这些为食。

面前的毛球就是成年以后被家人赶出来找工作的。它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来到了这里,吃掉了粉笔头,又在夜晚擦掉了以为不需要的黑板报。

在生气的国王了解了情况以后,他的气也消了,最后他和王后做了决定,聘请这位毛球先生来当王宫的粉笔擦,薪水就是那些粉笔头。既给了用武之地,又能清理掉麻烦的粉笔头,国王表示他很高兴。

这次的见闻就到这里吧,期待你的回信!

                                                                           希弥







我被它们引进了森林里。

真的是森林吗?我不太清楚,只是朦朦胧胧的记得踏进那里的一瞬间,我被一团混着一种腐烂树叶的味道的浓雾包围了。

它们围在我的脚边,从后面笑嘻嘻的推搡着我向前走,我也只是麻木的顺着它们的意愿向着那未知的方向走。

走到一半,我突然就感觉脚下一空,接着就两眼一黑没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震惊的发现自己被竖着埋到了土里,只有头和脖子露在地面上,脖子以下的部位被埋得严严实实。

但更震惊的是“它们”居然是一群蘑菇。

还是一群有手有脚有鼻子有眼的蘑菇。

当时我就傻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把头转了个180度,视线之内都是蘑菇。

它们见我醒了,就发出了“嗡嗡”的声音,似乎是在讨论什么。

最后的最后,它们派出了一个白色的蘑菇和我交流,那个白色蘑菇说是想让我成为它们的一员。

蘑菇不是长在树上的吗???把我埋到土里是想干嘛???动物变植物这个算是魔术吗???

在我疯狂吐槽之后,白蘑菇表示啊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有着蘑菇之神的庇佑,所以只要是有生命的我们都可以把他变成蘑菇哟,当然你想不想变这由不得你,被选中的少女哟你是一定要变蘑菇的。

它说完这些话以后,也不管我的意愿,就那么挥一挥衣袖走了。

在我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听到耳边的一声“一二三!”,就下意识的缩着脖子闭了眼,听到了脖子那里传来了奇怪的响声。紧接着就是那群蘑菇的欢呼声。

慢慢睁开眼回头看,发现那里有着一个刚刚埋上的坑,新鲜的泥土上混着一些红色,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已经变得和它们一样了。

————美丽的分割线就是我————
出生以来第一次发这么高的烧,估计是烧的太厉害,什么“机器和人类的战争”“海洋大战森林”“丧尸围城”平常不看的恐怖片战争片一个一个往外蹦,可惜现在都快忘完了,不然我还能写一点。

“一起来读书吧?”像砂糖一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放下手机,发现眼前的人正咧着嘴抱了本书,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读书多好呀?来读书吧?”见我没什么反应的她又往身边靠了靠。

视线落到了她怀里的书上:“但是我对教科书不感兴趣啊。”

“怎么会是教科书呢,”她有点不开心,掏出书放到了我的眼前,“锵锵锵锵!是普希金的诗集哟!一起来看吧?就像杰罗姆和阿丽莎一样①?”

“诗集也……老实说我也理解不了,不如咱们坐一起各自看各自的?”我悄悄往后挪了一点,提出了一个方案,“毕竟我还是习惯自己一个安安静静的看书啊。”

她皱起了眉,不是很甘心的盘腿坐到了床上:“随便你啦——那么就一起看书吧。”

话音还没落,她就低下头打开了书,一瞬间就沉浸在了文字中。

我抬起头,盯着天花板想了想,起身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倚在床头,和她一起看起了书来。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书页声。

①:出自法国作家纪德的《窄门》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因为经常读的书的方面和周围人不一样根本没人可以聊得来(*꒦ິ⌓꒦ີ)
所以只好想象出一个小姐姐和我一起读书
但是想象出来的小姐姐读的也是我平常不读的
为什么会如此悲伤.jpg

我现在要被更新后的老福特折磨疯了
订阅的内容那么排列看着不难受吗!!!
规规矩矩的不好吗!!!
点进去第一眼就是不吃的cp的大图,体验极差
还有我只想看最新的内容,热门内容要是一连挂了好几天,打开标签岂不是要烦死
最难受的是你没办法调成以前的方块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复心情挖弟去

2018生贺

@nut. 给你生贺!!!
是我今天吃蛋糕的感受了

长颈鹿有一块小蛋糕。

那是一块美丽的小蛋糕,她穿着漂亮的深紫色小礼裙,胸前的红宝石微微的闪着光,忧伤的坐在属于她自己的水晶宫里,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小蛋糕是这个国家的一个传说,据说她在很久以前是一个人见人爱的蛋糕胚,但不知怎么惹怒了糕点师,在成年礼上被下了诅咒,说是一定会进那什么动物的肚里,至于那是什么个动物谁也不清楚。

为了防止她成为“那什么动物”的盘中餐,人见人爱的蛋糕胚穿着成年礼上的衣服就被关进了水晶宫。她的父母特意请了长颈鹿来保护她。

所以按从属关系来说是小蛋糕有一个长颈鹿。

长颈鹿一直尽职尽责的保护着自己的小蛋糕,不让她被那什么动物给抢走,虽然她也有可能是那个动物。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什么个动物在长颈鹿打瞌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水晶宫,开开心心的把小蛋糕吃了个精光。

等到长颈鹿醒过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一只麻雀慢悠悠的打着嗝飞了出来:“那个蓝莓蛋糕上的樱桃,好酸啊。”

长廊

背景是 @❀ 在一月发的画,因为很喜欢就尝试了一下,但好像扯了一些(自己感觉)有深意的,希望能不嫌弃www

我正站在一扇门前,切确的说,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门前。我所能移动的范围不过是门前那几阶小小的台阶。

环顾四周想去寻找别的门,发现那些门不是离得远,就是已经被占了,当他们进入门内,那扇门就一下子消失了。时间还在慢慢的爬,门却一个个消失的飞快,最终,我的手还是搭到了那个明晃晃的门把上。

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眼前的大门,惊讶的发现它开的悄无声息。内部异常的安静,似乎是个长廊,一眼也看不到尽头。里面铺着白的晃眼的瓷砖,每隔一段路都有扇大大的窗户,不知为何窗户上垂着长长的紫藤,紧贴着墙面向前生长。忍不住想过去一探究竟,却被“哒哒”的声音制止了——那是鞋跟和瓷砖碰撞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地方显得清脆又突兀。

慌忙的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门已经如在外面所看到一样消失了——我不得不向前走了。

即使刻意的放轻了脚步,走路的声音也在这里被放大了许多,显得这里更加安静,让人忍不住悄悄屏住了呼吸。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窗户上,除了瓷砖太晃眼以外,窗外的景色也是把我眼球吸引的原因之一。

外面不知是天空还是海浪,带着诱惑人的紫,透过窗户发现窗外挂着许多小小的旗帜,大概是有什么欢乐的庆典吧?古灵精怪的小动物在外面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兔子顶着团子蹦蹦跳跳,想要摘到上面挂着的星星,可惜怎么跳都只差那么一点点;狐狸和灰狼勾肩搭背,拿着剧本互相咬耳朵;钢笔自己在购物清单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商品的名字,只是并没有人能够替他去置办这些商品……

我好奇地看着这一切,但同时又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终于一个外面飞过了火车的窗户下面,我见到了一个小姑娘。她正坐在一个软软的大团子上面看着一本书,一侧放着一摞书,书上还有一个鸟笼,另一侧放着画板和绘画工具。

“你好呀。”我走上前去向她搭话。轻轻的声音在长廊里回荡。

“你好。”她听到声音抬起头,用极轻的声音回答我。

“这里是什么地方?”

“如你所见,是一条长廊。”

“我走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尽头,它真的有尽头吗?”

“我不知道呢,因为我一直待在这个世界里。”她又翻了一页纸,顿了顿才回答。

沉默突然在周围蔓延。过了许久我才慢慢蹲坐在她的面前:“外面的世界似乎很有趣。”

她听了我的话,放下手中书,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厚厚一沓纸递给我:“是哦,如果你好奇就看一看这些画吧。”

接过那一摞纸张,我惊讶的发现上面画的是窗外的场景,狐狸的仪仗乐队、白熊的冰激凌店、腾空而起的火车、和鸟雀一同遨游在空中的鱼类……

这是我所憧憬的世界。

惊讶的抬头看着她,发现她也正看着我:“这些都是我从这里看到的,怎么样,很不错吧?”

“偷偷告诉你哦,窗外的黄莺曾经告诉过我,只要从这里一直走就能走到世界的尽头。只可惜我走到了这里就停下了我的脚步。”

“你不想去看一看世界的尽头长什么样子吗?”

“目前来说还不想,不过你可以去看一看,世界的尽头和你喜欢的外面的世界是不是一样。”

两个人莫名相视一笑。

她递给了我一本书:“这本书很不错,你可以在路上看一看。”

我感谢的接过了书,冲她微笑:“那么我就在世界的尽头等你了。”

说完我怀抱着书,昂首挺胸的向尽头走去。

鞋跟和瓷砖依旧撞着发出“哒哒”的声响,和着窗外似有似无的庆典乐声,显得和谐又动听。

—第三封信—

赫丘:

展信佳!

你现在住的地方环境似乎很好,那棵大榕树感觉就像是一座宫殿一样,很气派呢。你说的那个店主一定善良又美丽,我能想象的到她那头长发有多引人注目。但那只猫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在那里的呢?或许就是因为她的行为而被店主留下来看管,不让他犯更大的错?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想罢了。

现在是早晨,我难得醒那么早——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被鸟叫声吵醒了。我正坐在旅店的一楼的一角,和许多这里的旅店一样,一楼二楼是餐厅,剩下的都是供人住宿的房间。不过我住的这里是焊接的木质旅店,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楼上的人把地板踩得“咯吱”直响,让人怀疑木头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下来,小孩子穿着锃亮的小皮鞋,故意把它跺的“噔噔”响,厨房里锅碗瓢勺叮当作响,周围的窃窃私语声,翻书声,走路声,和着周围的声音,欢快的让人忍不住微笑。

这里的人们热情又淳朴,建筑风格和我之前遇到的都很不一样——他们这里有许多的门和窗,在许多小胡同里连地上都有门。如果你打开门,就会发现里面的空间小小的,里面放了一些东西,几枚硬币,几颗糖果或是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旁边往往还附着一张小纸条:“恭喜你找到了妖精的礼物,现在它们属于你啦!”纸条上的字会根据放入的东西,或者放入人的心情而变,除了“妖精的礼物”,也有“恶龙的宝藏”“冒险中的补给”之类的字样。这里的小孩子很热衷于这样的游戏,我刚来到时也因为老板的推荐而来过这里几次,找到后按当地的规矩,也往里面放了一些东西,让下回找到这里的人也有所收获。

这个旅店生意很好的样子,当地人有的也会从远处赶来买早餐,顺便一提我点的青蜜饼到现在还没有上。青蜜饼算是当地的一种特产,据说非常美味,我才点了一份来尝,但一直都没有给我上。去询问的老板娘,得到的回答是“已经送过去了”。再三确认后,老板娘认为可能是店里养的蒲鼠把饼偷吃去了。蒲鼠是这里的一种可爱的小动物,它们有着小圆耳朵,浑身长着长长的毛,但因为毛太长了,会把爪子给盖住,再加上跑的快,远处看就像是一个飘飘忽忽的小毛球。为什么是小毛球?因为它们小小的,只有小孩子的半个手掌大,叫声也是可爱的“噗尼噗尼”。蒲鼠的尾巴很长,有身长的一到两倍吧,上面是短绒而不是长毛。除了家养的是单独生活以外,野生的蒲鼠多为群居。其实我挺想养一只的,可惜几天前我看到了蒲鼠掉毛的壮观景象,吓得我再也不敢养了。

那天天阴沉沉的,老板娘上来挨个儿提醒不要出门,说是这两天是蒲鼠掉毛的时候,要小心一些。我本来还不太在意,直到我拉开了窗帘,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

外面到处都飘着细细长长的绒毛,灰的,黑的,白的。它们从小胡同里窜出来,或者从森林那儿不远千里飘到这边来安家。街上的人都是这里志愿来清扫的,带着口罩和护目镜,互相传话都是用喊的。惊魂未定的到楼下要了一杯千甜茶压惊,然后就被老板娘科普了一下蒲鼠掉毛的事情——蒲鼠掉毛也就是春天的某几天,突然就来的那种,掉了毛以后的一两天,就会下一场大雨把毛冲走,不过取而代之的是排水系统的烦恼。这里出现的蒲鼠毛大多是森林那里群居的或者这里的流浪蒲鼠,家里养的会在这之前就被寄养在专业的店里来应对掉毛。当天晚上老天就回应了老板娘的话,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的街上果然干净明亮,不过我再也没有去想养什么蒲鼠了。

总之,那只蒲鼠大概是昨晚才被接回来,闷了几天的它很开心的搞起了事情,而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受害者——青蜜饼被它吃掉了。

现在一碟刚出炉的青蜜饼摆在我的眼前,我要去安抚我的心灵和肚子啦,下封信见啦。

                                                                             希弥

                                                         旅店一楼某角落

—第二封信·附—

(首先声明一下,这个故事是记下了她说的话,我只是一个代笔的人罢了)

我是一个女巫,一个穿着黑斗篷,嘴里常常念念叨叨寿命极长的女巫。

嘿,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是真正的,喏,你看,我可是有执照的,只可惜这个世界还认为女巫是邪恶的存在,不过你很聪敏呀,“这个世界”当然不是我的出生地啦,我是从一个女巫合法的世界过来的,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就暂时居住到了这里。

说是暂时的,我也在这里住了几百年了,这个城堡也有几百年了,不过你觉得它和王国的城堡很像?那我就好解释啦——来,喝些酒吗?果子酒,很甜的。不要?那你只能干听我讲了。赶紧进入正题?好好,别看这个城堡比外面的旧,其实它是照着王国的那个样式建造的。

我刚到这里时,人生地不熟,一直愁着生计问题。正巧这时,国王在找它飞走的金丝雀轩找了许多金币,我动物与学的还不错,所以就轻松的将小鸟带到了王宫。但他见到我以后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小金丝雀,反而和我说了许多,不外乎什么一见钟情这样的话。我当然是很不屑的,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再说我的寿命有几千年那么长——虽然长不过龙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不一样。那时我也有一两百岁了,爱情的故事也快听完了,说来说去就是那么个样子,于是我很干脆的拒绝了他,把金丝雀还给他就走了。

不过我好像低估了他,因为第二天他就派人来到了我暂住的旅馆把我请了过去。他将原本应得的金币给了我以后,又许诺在城堡周围给我一个房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住到了城堡里。一直都很自由的我一点也不习惯城堡里的那些规矩,不久后,我就请求国王给我一个城堡外的僻静地方的一个小房子让我住,但是他拒绝了——他不允许有人不如他的意。

于是在某天夜里,我偷偷溜了出去,跑到了森林的深处——我很喜欢森林的那种昏暗感,她让我感到很安心。我不清楚王国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我到森林后不久,在一次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就听到了国王派人寻找我的消息。

我一直尽力躲藏,但最后还是被国王派来的人马发现了。最后见到了国王和他协商以后,他允许我住到森林里,不过相对的,他要派人在森林中造一个和王国的城堡一模一样的建筑,并且一定要我住在这里。

我妥协了。他于是很高兴的,派人去建造森林中的城堡。城堡内部的装饰和家具全部都是由他经手的,我不是很在乎这些东西,就都由着他去了。建一个这样的城堡和内部的东西,大概需要很多钱吧。因为过了不久以后,我又出了一次森林去买东西,听见城镇上的人说国王已经从一个明君变成了一个昏君,为了给一个女人建造城堡已经用掉了王国的四分之一的钱财。

当时我可是吓了一跳呢,我自认为长得还行,但“红颜祸水”我觉得还达不到,在那里的一下午听了好多版本的故事。女巫恶魔什么的都出来了,总之大家胡扯八扯的能力平时不见释放,现在一股脑儿的都放出来了。

8急急忙忙的回去,把这个事告诉了他,顺便告诉他王国这样可不行,不过他好像一点也不想管他的王国,只想赖在这里,让我头疼了好久。

不过我也就头疼了几天,我前面也说过了,这个地方的人还是把女巫看的很恐怖的,于是那天我就到他的面前很严肃的告诉了他这事。没想到那家伙也是个心大的,说什么“不管你是不是女巫我都喜欢你,因为你很善良”,他是把寿命不当回事吗?总之是个麻烦又缠人的家伙,我干脆就在某天收拾了东西去旅游了——反正我以前也和他说过女巫行踪不定要做好我不在的准备。

就这么在外面玩了几十年,等我觉得那家伙早就死心了的时候才回去,回的地方?当然是那个城堡了——我是指森林里的,你以为是什么啊?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要回去看一下的,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总觉得不大好意思。

于是我悄悄地回去了。在那个城堡里,我吃惊的发现他竟然住在那里,已经很老了,正躺在床上和死神比着赛。我没有惊动他,而是连夜出了森林,赶上了森林外围的城镇早市。凭着我几百年和人打交道的手段,我很容易就得到了我想知道的答案。

这个王国的国王已经不是他了,早在几十年前,大概也就是我走了几年以后吧,因为人民再也不能忍受他的疯狂,就把他的统治推翻了,新王想到他开始也是明智的一个王,只是之后被一个女巫扰乱了心神(这里的女巫大概是人民猜测的吧),就给了他一些钱财,赶他到城堡里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就用这点钱来做路费去找我,渐渐他的身体不行了,就一点点的攒钱存起来,到实在不行的时候就雇人来这里照顾他,他就一直在这里待着,认为我一定会回来。

我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不过我也对他产生了那么点感情——当然不是爱情,毕竟对于他来说生命短暂,也不值得为了一个人放弃人生,所以我突然好奇短暂的生命是什么感觉,于是我在傍晚赶了回去,见了他一面。前面我也说过他命不久矣——在我照顾他的后半夜,他就去世了,在那之前他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知道你回来的”。我没有在那之前问他的感受和他的选择是否值得,只是默默地陪着他,然后在第二天一早将他埋葬到这附近(你应该不会想去看的),然后就开始了我的计划。

和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一本药剂书,它一直陪着我。这里面记载着一种能够缩短寿命的药,是根据不同的药量来决定余下的寿命时间的。我想把自己的寿命缩短成普通人那样,虽然它的材料很难找,但幸好我在喝下药剂之前的寿命足够长,足以让我找齐材料了。

我一直在这里待着,顶层放了一口熬药的大锅,一直在熬着药,找到了什么材料就扔进去搅一搅,期间只要保证火不灭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里之前一直冒着烟,外面也有传说吧?“森林里的女巫会在晚上出来抓人去熬汤”什么的,假的,都是假的。

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就在前两天我把所有的材料都集齐,准备今晚就走的,但是你来了,计划就要推迟了——夜里可不好走路。

所以,故事的结尾就是这样了:一个旅人来到这里,打乱了女巫的计划,女巫只好准备第二天出森林,顺便把旅人也送走。

天也晚了,你随便找个干净的房间休息吧——那些药?我在你来之前就喝完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视野的右下角有一个精确到秒的生命倒计时,一直在动,好烦呢。




—第二封信—

亲爱的赫丘:

展信安!我现在已经到达另一个空间了。

你在回信中提到了那精灵,看样子是你的一个善良的好朋友,原本我也担心它去了哪里。不过如果真是像你想的那样,它说不定会在某个时间的某个地方,就来见你了呢?相信它,然后期待一下吧。

我注意到你说你生活在森林里,真让我有些好奇和吃惊。因为我去的地方都是城镇,森林对我来说是能见到,但从未去过的——所以在这个王国里,我因为大意吃了些亏——看着地图却误入了森林。

这差点把我吓坏了。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惊出一身冷汗,因为我压根儿不知道该怎么走出去。不过幸好当时是下午,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出路。但森林可能是我的克星吧!整整一下午我都在打转,似乎还往深处走了不少,到最后树木都把天空罩住了。

就在我要绝望的时候,我到走到了一个城堡下。这个森林中的城堡和王国中的一模一样,不过这里的更旧些罢了。

阴沉的天空下,黑暗的森林中的破旧古堡,再联系外面的那个传说,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事——但我还是进去了。

里面意外的很干净,烛火幽幽地在走廊上摇晃。小心翼翼地走到走廊尽头,踏进了古堡大厅,大厅里摆着一个常常的桌子和几把木质的带靠背的椅子,上面的装饰细致又讲究,在长桌的另一边,我正对着的地方,坐着一个穿着斗篷的人。

“这里居然还有人会来。”那人这么说着,斗篷把他的身体遮盖得严严实实,沙哑的声音让语调听起来有些奇怪,无法让我辨别出他的性别,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表示了自己的境地,并询问他能否告诉我回去的路。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我,反而询问了我一些森林外的事。我尽力回答他的问题,并且我发现“他”其实是“她”——许久不说话的沙哑声音渐渐变得悦耳,听起来像唱歌一样。

在我们谈的过程中,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我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她很善解人意的请我留下来吃饭,虽说我怀疑一下这里的伙食,但她端出来的食物奇怪又美味,不过吸引了我的目光的是,她为了方便行动将斗篷脱了下来,穿着合身的长裙,湖蓝色的长发被随意的扎起,微笑着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还有些拘谨,小心翼翼的侧脸观察着她。她的眉毛很长,长着一双桃花眼,嘴角总是微微翘起,带着一种活泼。她很自然的和我谈起了旅途上的事,一点也不像刚开始那样的戒备和吓人。当我说起我旅途上的一些故事时,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并提议在我吃完以后,她给我讲一个关于她的故事来作为交换,我欣然应了下来。

当我开始听的时候,我渐渐被她的身份和故事所吸引,于是整理了她的故事给你寄过去。也算是记下了她的故事吧。

现在正是一个夜晚,我还待在那个古堡里,她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让我暂住,等过两天忙完了她的事就会带着我离开森林——她也永远不会回来了。

信写到这里也差不多了,那个故事我会另附纸张的,就在下一页。

                                                                             希弥

                                                         森林里的古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