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瑰离(BE慎入)

@艸汉阿撸 感谢你的图让我来练笔呜呜呜
原创梗,不知道怎么总结但文中有解释

在一个地方偏僻的医院里的某一个病房里,一个长着雀斑的姑娘正侧着头看病床边上摆的玫瑰,认真地思索着什么。

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斜斜的打在她略显苍白的胳膊上,宽大的病号服显得里面的胳膊瘦瘦小小。

她也记不清自己在这里有多久了。因为从小的身体很弱和“疾病”被家人送到了这里。一开始她看着医院里的病人,并不知道所谓的“疾病”是什么,不过现在她似乎明白了:那些花就是“疾病”。

这里的病人们无一例外的,在眼睛、嘴巴、耳朵这三个地方中,总有一个地方开出了花。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些病有没有害处。大家只能恐慌,视这些人为怪物,远离他们。

这个医院就是为他们而造的。

但是在她看来,除了花和没有听觉以外,她和正常人没有不同。

是的,她听不见。

她的花是玫瑰,长在耳朵里,或许是这个原因,她什么也听不到,虽然有护士姐姐给她的写字板让她来交流,她也想感受一下“听”是什么样的。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无法强求的。她总是那么安静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护士们总会抽空去捡一些树叶给她变成一个小小的王冠,但她总喜欢把小王冠倒着带,像是发带一样。

总的来说,虽然她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但通过写字板,她也认识了不少人,长着月季的失明姐姐,白白净净的失聪的哥哥,嘴角开着百合的小妹妹……不过最和她要好的,是一个嘴里长着玫瑰的、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两个人一个听不到,一个不会说,写字板就很实用了。两个人常常在看护人员的允许下,在天气好的下午搬着板凳坐到楼下的花坛边写写画画,交流着彼此身边发生的事情。

她告诉男孩儿她叫瑰离,也知道了他叫玫返。盯着男孩儿看了半天,她写下了这么一句话:“帅气和可爱是有的,但是要美翻别人还有些距离。”

她说他嘴里的花总是在变颜色,别人的都不会变那么快,他回答想说的太多太多,但又说不出来,只能让花语来传递心情。

他有时也会告诉她此时她的花的颜色,感觉像是心情的变化一样,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白色玫瑰,被风轻抚的绿叶在后面衬着。

他总是说嘴里有朵花的坏处,吃饭啊洗漱啊,所以他每周都要去打一次营养针。

她也告诉他每天自己都会收到新鲜的玫瑰,深红玫瑰香槟玫瑰,有那么多的颜色,那么漂亮,可惜不知道是谁送的。这时的他总会写字表示羡慕,偶尔也会出出主意怎么知道是谁送的。

不过她和他的主意一次也没成功过。

在又一次午睡忘关窗户过后,瑰离生病了。她带上了口罩,因为耳中玫瑰的缘故,口罩很少被取下来。

生病是很难受的事。半夜醒来的瑰离模模糊糊的想。没有取下来的口罩糊住了鼻子和眼睛,但她连伸手整理的想法都没有。

不过很快她就清醒了一下。透过那一点点缝隙,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一朵朵玫瑰正在被什么人摆在床头。

是谁?她大气也不敢出,想要看到是谁动的手脚。

最后她还是失败了。因为那个人放好了花以后就离开了。

她就这么在床上躺了几天,从那晚以后她再也没半夜醒过。好容易被允许出去玩后,她马上就去找了玫返,告诉了他这件事。

当时的他手上正拿着剪刀准备把它磨的锋利。知道了这件事后拿着剪刀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放下了剪刀拿笔在写字板上写了话语来鼓励她,说是总有一天会知道是谁干的。瑰离对他的话也一直坚信不疑。

他们的“病症”经过多方面的总结终于明了了。

瑰离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翻着护士给她的相关的小册子 。

小册子上说,这种病目前是无解的,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只有一些生活上的影响。专家们给它取名叫“三不花症”,源于《论语》里的三不,和他们身上的花。

身上有花的人,代表着“三不”中的一种。花的种类似乎是随机的,没有特殊含义,但是花的颜色能随着心情变化——不同的心情不同的颜色。但是目前还没有研究出来切确的含义。

花似乎是能剪下来的,不过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说是“似乎”,因为研究中有的能剪下再长出,有的怎么也剪不下来。

放下小册子,瑰离开始琢磨着去找玫返要他的小剪子剪剪自己的花,不过他拿剪刀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她没有借到玫返的剪刀。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原本只有失语的健康孩子现在只能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想要探望他的人都被护士长拦了下来。

新鲜的玫瑰还是每天都有,专家对于“三不花”的研究也在加快。

现在的她每天无所事事,除了询问玫返的病情,就是询问关于研究的最新消息。

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关于玫返的。

他的病一直没有好,近来还有愈来愈坏的感觉,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治。

但是那天,玫返的精神很好,好得连瑰离都看出来有些不对劲。

奇怪的是,护士长竟然允许他到各个病房里去转悠,和别人聊天。玫返理所当然的窝到了瑰离那里,两人度过了愉快轻松的一个下午。

离开之前,玫返对于她还没有找到送花人表示遗憾,但眼里的狡黠一点儿也不掩饰,还塞给了她一张纸,上面列的是各色玫瑰的花语,和一句“想把所有的心意通过它来告诉你”。

不明白。瑰离在看了以后奇怪地收了起来。

第二天意外的没有玫瑰送来。

也没有他的消息。

倒是专家新的研究发布了:只有那些有心上人的才能把花剪下来,如果剪掉的花足够多,就会殃及到身体,死亡将会降临。

她呆呆的看着研究,突然跳下病床从下面扒拉出来一个大纸箱,里面装满了各色各种的玫瑰,娇翠欲滴就像是刚剪下来的一样,掏出纸来一一对应花语,她突然丢下纸哭了起来。

从那以后,她果然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个嘴里开着玫瑰的男孩子,再也没有见到病床边的新鲜玫瑰。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