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第三个无题

=我就是取名废呀啦啦啦=
=不是xx与xxx就是无题我也很绝望啊=

一、莫名的事发

从前有一个蠢蠢的实习魔女,她在宿舍里练习魔法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变成了一块怀表。

后来呢?校方因为她连续旷课把她给开除了,还顺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变做怀表的魔女和她的行李全扔到了校外。

哦,似乎忘记说了,魔女的学校是在高空中游荡的,所以魔女就和自己的行李一同从高空落了下来,幸好魔女落下来时掉到了自己软乎乎的被子上,否则以她现在的脆弱身板,早就摔得四分五裂魔法解除了。

二、关注与遗忘

魔女掉的地方正正好是一个小镇子。因为掉的整整齐齐的,第二天一早大家看到这些时,还以为是谁不小心落下来的。

似乎是高档的行李,又放的整整齐齐,上面还有一些让人琢磨不透的纹路。大家一致认定是来这里视察的什么高层人物不小心忘到这里的,于是把魔女连同她的行李一起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某个高档的旅店里,等待着它的主人来认领。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几百年过去了。小镇的居民也换了那么多代,魔女和她的行李也在那个旅店里放了那么久,只是在刚开始每年打扫的时候被搬出来看一看,被人念叨一下,后来的存在感就近似透明了,只是偶尔被提及一下。

魔女把自己给变成了怀表,不用吃不用喝,但是还有感知和思考。在这几百年当中,除了休眠和听墙角,她一直在默念着各种各样一次也没成功的咒语期待自己能变回来。

可惜最近这些年她终于被人遗忘透了,没有见过太阳,终日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听着大家的声音。

三、不知名的变化

终于在某一天,继承了这个翻了几翻的半旧旅店里,魔女听到了店主在商量着离开这个旅店去别的地方,在这之前,旅店的所有东西都要被整出来卖掉。

这真是一个出去的好机会!魔女激动的想着,“嘭”地一声又变成了什么。但是她自己却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只能干着急,巴巴的等着整理的日子。

好不容易等到了那一天,旅店里的东西(包括魔女和她的行李)能搬的都搬了出来。街坊邻居都围了出来,从里面挑选出需要的又不值钱的东西带走——至于值钱的,当然是以低价买下来咯。

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走到了魔女面前,细细的端详着。

“好大好漂亮的一个表盘啊。”老人夸赞到。

表盘?自己从怀表变成了大表盘?魔女迷惑了一下。

“是吗?我记得这是很久以前祖上传下来的,但似乎是一个怀表啊。咳,不过也可能是时间太久传错了。”店主一边招呼着大家一边抽空回答了老人的问题,“不过您要是想拿就拿走吧,我记得城镇中央似乎要建一个钟塔,您也是管理人之一,要是把它安到那上面,也算是我的一份贡献了。”

老人笑呵呵把魔女带回了家,又迅速地将她安在了钟塔上。魔女变成的钟成为了这个城镇的标志,即使没人知道她是魔女。

四、突如其来的惊喜

魔女就又在这里带了几年,期间虽有风吹日晒和雨淋,但她看见和听见了更多的东西,偶尔有那么一些时候,魔女还觉得变不回来挺好的。

魔法是有时效性的。就比如这个变怀表的魔法,时间越长,魔法束缚越小,越容易松动。

于是在某一天的夜里,毫无征兆的,魔女变了回来。

当时她在复习咒语,在练习到飞翔咒语时,因为变了回来而当时空间又小,一下子撞到了脑袋。狂喜掩盖了瞬间袭来的疼痛。

我变回来了!魔女兴奋的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如果不是在半夜,她还想用她那几百年也没发声的嗓子唱一曲五音不全的歌来庆祝一下。

待到魔女冷静下来理清了思绪,明白了自己怎么从怀表变成了大表盘又恢复了原样以后,她突然感到脑壳一阵一阵的疼。

啊,之前碰着脑袋了。

疼的呲牙咧嘴的魔女连夜逃走了。她当然也不清楚第二天发现没了钟的城镇到底乱成了什么个样子。

五、尾声

“故事就是这样了哟,小孩子们赶紧回家吃饭吧,天黑了大灰狼可就要出来了。”皮肤微白的女人放下茶具,带着一种宠溺的笑对围在周围的孩子这么讲着。

孩子们失望地“诶——”着,推推搡搡的往外蹭着走。等到人都快走完的时候,一个在后面的孩子突然扭头问到:“魔女魔女,故事里的那个魔女后来去了哪儿呀?”

认真地整了整头上尖尖的帽子以后,魔女冲那孩子做了几个口型。

“什么?”

魔女笑着摇了摇头:“小孩子多点想象力嘛,老是问这问那,一点也不可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