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狐狸的故事店

内容大概和题目对不上
修仙产物
烂尾 炸文笔慎入
以及欢迎提建议


狐狸先生正坐在壁炉旁的一把摇椅上看书。

但他过于衰老了,即使有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书上的字在他眼里也只是一块块墨迹。从墨迹里辨认字的结构对于他实在是困难。不久,狐狸先生就投降般的放下了书,抬头环顾起了店内的布置。

正对着门的长长的柜台,柜台后面的壁炉和自己正坐着的摇椅;靠在墙壁两侧的摆满了瓶瓶罐罐的柜子,瓶瓶罐罐里装的是有着不同颜色,不同状态的不同的故事;中间的一大片空间里摆着桌椅,平常动物们会在这里读书聊天,可惜现在是冬天,除去迁徙和冬眠的动物,其他的都因为寒冷的天气而更愿意待在窝里,店里也冷冷清清的了。

他坐在摇椅上,预感到自己要死了。有时候生命就是这么神奇,连死期都能预感到。

狐狸先生弯下腰,用颤抖的手从前台的柜子下面拿出了一个玻璃罐子——他要把自己这一生的故事装进去。靠着暖暖的火炉,狐狸先生冲着罐子缓缓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生活在这个故事店里,每天听着客人和祖母的故事度日。那时的店主还是他的祖母——一只有着白色皮毛的狐狸。在他的印象里,祖母总是挂着微笑,不管有没有故事来交换,都会给店里的客人泡一杯茶——不过交换故事的顾客会喝到祖母拿手的树叶茶。

后来呢?自己大了,祖母老了,父母又喜欢到处旅游。就在某一天,祖母把店给了他——祖母去世了。然后他就继续开着这家故事店。只不过店里主打的茶变成了饼干,拿手的树叶茶也变成了招牌的季花饼。

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终于在一个雨天,他的店里,他的心里住进了一个姑娘。那是一只有着漂亮的水红色毛皮的狐狸,她后来成了他的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和她相似的女儿。他们很幸福,她的妻子在几年前去世了,只留下他一个在店里,客人们也知道了他的力不从心,很少有人再要求用故事交换饼干,更多的是交换一些故事。

至于他的女儿,是个活泼外向的姑娘,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喜欢乱跑。也许是老来得子的缘故,他很轻易地就同意了女儿要去外面的请求。她也很让人省心,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看看。不过就在最近,他写了一封信希望女儿回来继承这家故事店,也不知道喜爱自由的她是否会接受被困在这个小小的店里。他在寄信时还把钥匙寄了过去,因为他睡觉时会把店门锁上,也听不到敲门声。

狐狸先生用那张几乎掉完了牙的干瘪的嘴对着罐子讲了许久。最后的最后,他郑重的封上了那个充满了红色烟雾的罐子,在罐子的侧面贴上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纸条。

最后收拾了一遍店,他满意极了。颤巍巍地回到摇椅上,又往炉里填了几根木头——虽然他觉得已经够暖和了,但如果女儿回来的时候店里是冷的就不好了。然后,他坐在摇椅上继续看那本没看完的书,不一会儿就陷入了生命中最沉最长的一次睡眠。

当狐狸姑娘推开店门的时候,壁炉里的火苗还在挣扎,狐狸先生靠近壁炉那边的皮毛还是暖烘烘的,另一边已经变凉了。

又到了一春。出来的动物们惊讶的发现狐狸的故事店过了一冬就换了主人。联想到狐狸先生的身体和家庭状况,脸上又有了了然和悲痛。狐狸先生生前和大家关系很好,动物们决定给狐狸先生办一个小小的葬礼。

他的坟墓在一个小山坡上,和他的妻子葬在一起。动物们表情悲痛,在那个小小的新建的土堆上放下了一朵朵小花。

当被动物们问起故事店怎么办时,狐狸姑娘微笑着,就像春雨里的太阳,明媚而哀伤:“我会把它开下去的。但是我可不会沏茶和烤饼干,我只能给大家讲一些旅途上的见闻来换故事——只要你们愿意的话。”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