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长忆鱼

遗是一条长忆鱼,她已经活了六年了。

长忆鱼一族正如其名,记忆不是七秒,而是有七年那么长,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的寿命也就只有短短的七年,许多的长忆鱼在记忆清空以后糊里糊涂的就死了。

不过遗不在乎这些,因为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就是这条河里唯一的一条长忆鱼。

没有鱼知道她怎么到这里来的,她知道就只有这少的可怜的“本能”,比如如何捕食,游动以及自己的记忆能力和寿命。

前面已经说过,她六岁了,还有一年就要死了。她不惧怕死亡,反而还隐隐的期待。

至于期待的原因,据她说是那几条鱼天天游来游去叫嚷着“你叫什么我又是谁”这样的话,任谁听六年都会快疯的吧,这个时候就凸显了七秒记忆的好。

七秒的记忆自己是不可能有了,所以一想到自己离远离那些蠢家伙又近了一步,遗就非常高兴。

这一年的春天发生了个不同寻常的事。

河的两边移了几棵柳桃树,听说是一个新品种,树是柳树的模样,不过春天开花夏天会结出婴儿拳头大小的涩果子。

柳桃花很漂亮,引得许多人来观赏,遗不是很喜欢热闹,所以在移栽和人潮来的时候躲在远处,看着那些笨鱼在“哇我要去凑热闹”和“哎呀好吵赶快走”之间摇摆不定。

人的热情很快就消退了。河边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遗这才慢悠悠的出来,和新来的伙伴打招呼。

“咦?我没见过你呢,你是新来的吗?哎不过你是条鱼,我说了你也不会记得呢。”她还没说什么,有棵柳桃就开了口,很是外向。

“……我能记得,我和她们不一样,还有我在这里已经六年了,不是什么‘新来的’。”遗回答了她的一连串问题,末了还强调了自己在这里的时间。

她觉得那颗柳桃树还小——不管是在树的年龄中还是心理年龄,因为她一直絮絮叨叨,充满了活力,即使对着遗漫不经心的回应,也能高兴的说上半天。

不过只有在小柳桃说“那些鱼真的好烦啊一直说着同样的话”的时候,遗才会赞同那棵小柳桃。

她渐渐的在柳桃身边的时间多了起来,因为柳桃藏不住话,看见了什么都要和她说一说,她发现自己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很悠闲,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老年生活”吧。

小柳桃的柳枝越来越偏向河了,终于在一天,垂到了河里。遗用尾巴扫了扫那一条柳枝,问小柳桃什么感觉。

小柳桃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答道:“好像有点痒。”

痒什么!是在说我力气小吗!遗又用尾巴甩了两滴水,愤愤地游走了。

时间真是快啊。遗看见小柳桃身上的叶子快掉完了。

“我也该走啦,”遗这么说到,“以前不怎么觉得,现在倒是有点不舍了。”

小柳条柳枝不开心的沙沙作响,她就安慰小柳桃说自己早就知道了命运,跟着走又不是什么难事。

在河水冻上,柳桃休眠之前,遗对柳桃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然后就趁小柳桃害羞时,悄悄沉入了水底。

河水终于冻上了。遗也感觉到自己走到了尽头。

我还没有忘了小柳桃。她迷迷糊糊的想着。没有七秒的记忆,真好。

用尽力气游到上面,吻了吻被冻在河中的柳枝,轻轻说了声“还好没有忘记你”,然后就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又是一年春,万物复苏。

但是河边有一颗柳桃却没有抽出新芽。

“可怜呐,刚才移到这里,没有耐住寒,就这么死了。”

人们都在惋惜柳桃的死,却无人知晓柳桃是陪着一条鱼亡的。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