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寻杳 本体是一只麻雀w
喜欢写一些童话和意识流的文
一个孩子厨
墙头贼多到处爬
刀男/es/食契/美漫/文野/凹凸/阴阳师 等等还有很多
目前在慢慢设定自己世界观
完成度高了的话会开文,不过坑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就不要在意啦
最后欢迎勾搭(ㅅ´ 3`)♡

鲸落

*BE慎入
*渣文笔
*因为对我来说太长所以后面就开始烂了。

最后 @R氧化碳 你的女儿!!!
很不错的一个故事可惜被我毁了真的很抱歉!!!


小公主已经17岁了,而且已经管理了国家两年。

她的名字叫鲸落,是一个王国的公主,也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之一。

既然是主角,父母双亡有房(宫殿)有(马)车也不必多说。

总之小公主在15岁那年接手王国,并用了两年时间把它打理的井井有条。

既然是王(zhu)国(jue)公(zhi)主(yi),那么就会有一个标(ling)配(yi)骑(zhu)士(jue)。

骑士叫祁柿,如你所见很喜欢吃柿子,但这掩盖不了他的忠心——从他在那两年尽心尽力地帮助公主打理王国就知道了。

公主有时候会和自己的骑士大人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惜骑士大人呆呆的,总是get不到什么笑点。所以每次都是公主讲完以后哈哈大笑,骑士在旁边一本正经的思考笑点在哪儿。

公主还未成年,所以只能是公主,而不是女王。

这时候王国里的人民渐渐分成了两派,一种是认为女性掌权是不合情理的——属于旧派;一种是认为只要国家安定就好,掌权的是谁不是很重要——属于新派。

随着鲸落越来越接近成年,离成为女王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两派的分歧越来越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旧派那里传出了“现在掌权的是一个女巫,而真正的鲸落公主早已不见”这种说法。

祁柿听了这个说法很是愤怒,提剑就要去灭了新派,半道却被鲸落拦了下来——鲸落要求她率军前去边疆镇压寇贼。

骑士认为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留在公主的身边来保护她。而公主的态度这次却异常强硬,坚决要求他去边疆。骑士拗不过她,只好应了下了。

不过骑士在出发之前去了趟集市,说是要买什么护身符,不过最后带回来了一个水晶的鲸样的发卡——他把它送给了公主:“我……我觉得它很适合您……公主殿下,希望它能代替我在这段日子里陪伴您……”

结结巴巴的骑士大人说完就扭身走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脸和耳尖红红的,走路还是同手同脚的。

公主抿嘴微笑,悄悄地把发卡别到了头上。

骑士出发了,带着军队出发了。

公主站在城堡上目送他出发,平静的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来的很突然,却又似乎在公主的意料之中。

地下的旧派人民突然暴动,闯进了城堡带走公主。

旧派的人在各地发表演讲,对民众宣称公主早已被女巫取代,并说要在定好的某日烧死那个女巫。

远在边疆的骑士听到传信,想马上赶回去却又无法脱身。等他镇压完寇贼匆匆赶回王城时,却看到公主已经被绑在柱子上准备接受火刑了。

鲸落的表情很平静,别在头上的鲸鱼发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她听着旧派的人站在面前,宣告着她那子虚乌有的罪行。用她那湖蓝色的眼睛忧伤的注视着下面的子民,即使他们已经在煽动下已经变得不可理喻。

眼睛扫过面前的人民,鲸落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骑士。他奋力的向前挤去,被层层人群阻碍之后也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前进。

鲸落看着那个在远处不屈不挠的人,心里涌起了奇异的暖流。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许久,再没有离开。

站在前面的人似是终于讲完话,他拍了拍手,命人开始点火。

被鼓动的民众热情越发高涨,竟开始声讨起来。

公主就在静静地站那里,不解释也不反驳。

即使骑士的心中再怎么不愿意,但他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这个被当成女巫的公主,当众被执行了火刑。

当火焰燃烧起来的那一刻,他好像听到了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声。透过泪水,他看见站在火焰中的姑娘冲着他动了动嘴唇,说了些什么。

可他脑子一片混沌,模模糊糊听到了一些,努力回忆时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就这么过了许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刑结束了。人群慢慢的散去,只留下了一个柱子和一小堆焦黑的骨灰。骨灰里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骑士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那里,是一个水晶发卡,是他送给鲸落的那个发卡。

鲸鱼发卡从头发上落了下来。对着鲸落的名字,骑士感到了讽刺。

他紧紧的攥着发卡,突然无声的哭了。

他知道了他的公主对他说的话:“帮我实现愿望,把这个国家治理好吧——我的骑士大人。”

这件事过了不久,王国的新继承人继位。

因为旧派坚持要男性掌权,继承人是王国的前公主的骑士。

他继位以后把整个国家管理的繁荣而昌盛,就像他的公主所想的那样。

在他宣布女性也可以掌权以后虽然遭到了旧派的阻碍,不过后来因为他的支持者占了多数而获得通过。

国王没有娶妻立后,只是收养了一个孩子作为继承人。

现在的老国王常常在城堡上,戴着一个鲸鱼样式的别针,眺望着王城的某个地方。

那里有一个女性的雕像,据说那是一个以前的公主,几十年前为了国家而死去。

评论(4)

热度(13)